深圳的士以前还好,就是这一两年明显感觉不行。现在好司机也有,只是碰到不靠谱司机的概率增加了。可能是网约车的冲击,让司机产生一种“哎算了去踏马的就这样吧”的生活态度。(我不反对网约车啊,别骂我。哎说话真累。到处是坑。)
[精华] 上了一辆黑车,经过一个路口时发现司机转弯方向不对,我问司机:“这是往哪儿拐呢?” 司机笑着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被拐卖还关心地点的人。”
有人说男人有钱就会变坏,而我不一样,我没说过这句话。
你们问问题我们唠嗑吧,谁的问题最奇怪跟谁唠
我一个人住,晚上起来去洗手间,迷糊中去开灯,在开关上摸到了一个人的手。
“分手之后你会去哪里旅行?” “迪士尼城堡。” “为什么?” “因为......wu~~~开心开心开心!”
我来到疯人院,主动要求住院。 院长:“你为什么疯了?” 我:“穷疯了。” 院长:“你走吧。”
一个人缺什么,往往会在他的名字中有所体现,比如陈思诚。
今天去测预期寿命,看到结果我很难过,如果真的要活到一百多岁那也太煎熬了。
食堂里目睹了一个数字阅读比纸质书优秀的案例。旁边桌边吃饭边学习的大姐把kindle掉麻辣烫里了,嗷地捞出来,用餐巾纸抹一抹就OK了。换成纸质书无法想象,麻酱要被吸走一半。
陈思诚:我陈思诚要是出轨!我把名字倒过来念!
#卓伟 陈思诚#故事还要从佟丽娅和杨幂在真正男子汉节目中戴上绿帽子那一刻讲起…
道歉有用的话,香奈儿出那么多包包干什么?
因为亲爹习性凶猛,就玩儿命的作、不让爹睡觉,一连几天,爹的野性被消磨。这是新生儿训练亲爹的主要方法之一,俗称“熬爹”,用老北京话也叫“熬大爹”。
[精华] 今天又有一个女生对我说“不了吧”,也许这就是《新不了情》。
程又青:“李大仁,我可能......” 李大仁:“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爱我。” 程又青:“不,我可能复习了假书。”
所爱隔山海,可是填平了山海他也不喜欢你啊[摊手]
女学生制服的百褶裙根本不会被偷走钱包和手机,因为一扔进那个兜里,我自己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