擀泥酿。我也是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微博底下竟也成了大型约炮现场。我甚至有一丝怀念小汤圆们。 ​
[精华] 姐妹们以后要是被婊了可以私信我,我有空就帮姐妹婊回去。你们只知道我姓Wang, my first name is Bitch. ​
#王姐教你做婊子# 就比如说我那条评论里漫山遍野的自拍那条微博吧,好多人说,这些小姐姐太婊了,打着幌子发自拍,不就是想被夸被撩吗?其实这些小姐姐已经没有资格被叫婊子了,被人一眼就看穿心思的婊子不叫婊子,我真正怕的,是我根本看不出她到底哪里婊,又在无形之中把我婊到无力反击的婊子。 ​
上初中的时候,吊裆裤是个符号,你穿吊裆裤你就是小混混的一员,你不穿就是个普通的学生,很明确的一个划分。可能你前一天还认真上课刻苦学习,但是第二天你穿了一条吊裆裤,那在同学眼中你就不一样了,你怕是走向社会了。 ​
擀泥酿,微博又被轮了,我真的怕。 ​
在陕历博展厅听到有观众在打电话 “你在哪儿呢?……啊??你还在西周?……嗯,我已经到汉了,那一会儿在唐见吧!” ​
看着眼前这个当着自己的面,却不停撩拨自己老公的女人,她怎么努力也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怒火,虽然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行为会让场面很难堪,她还是走上前去,指着对方鼻子臭骂道,狗逼贱货你的鼻子怎么这么好看我操。 ​
外来人口抢了你的工作?好吧,如果一个没人脉、没钱、连本地的语言都不会的人都能抢了你的工作,你可真是牛逼死了。 译 ​
正月里剪头发死舅舅。李建军正月里去剪头发,他舅舅没死,自己却死了,因为他外甥先剪完。 ​
等你老了,孩子不用的旧手机,你会用吗? ​
除却巫山不是云,是拐卖。 ​
一位来自酒泉的粉丝看着我的段子笑了,可以说是含笑酒泉了。 ​
打网游网恋是什么感觉啊?喜欢的到底是游戏里的那个人物形象配上屏幕后面的性格,还是屏幕后面那个真实存在的人啊?我上次打网游还是冒险岛,人物都是2d的,实在恋不起来。 ​
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去说,效果是不一样的。 比如你不喜欢的人对你说“乖,早点睡”,内心活动是“真特么恶心乖你麻痹老子是你的什么人老子什么时候睡关你屁事”; 要是喜欢的人来这么一句,心里肯定暖暖哒脑海肯定美美哒回复一句然后乖乖下线被窝躺好想着对方进入甜美梦乡。 ​
你最近一次开心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
讲讲你最近的尴尬瞬间呢 ​
我问:老师,当第一有什么好的? 老师微微一笑,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你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啊。 老师:..... ​​​
我的香型 前调:海水、海藻、快乐鼠尾草 中调:绿叶、烟草、威士忌 后调:广藿香、雪松、愈创木、香根草、麝香 ​